大同新闻网

余贵珍:中国矿区自动驾驶市场将会在两年后达

更新时间:2020-05-14 07:06

“白云鄂博矿区内司机平均年龄在52岁左右,退休潮将在未来几年到来。”包钢集团白云鄂博铁矿设备部副部长霍光曾在接受《中国交通报》采访时这样表示,“但现在我们还有20多个司机岗位缺口。”他显得忧心忡忡。

这不是个例,而是整个中国矿区现状的缩影。“年轻人根本补不上,矿区司机私下谈论最多的话题是跳槽。”宝利煤矿的工作人员曾对亿欧汽车表示。

多风、严寒、危险,恶劣的矿区环境,不仅严重摧残着矿区在职司机,也使年轻人望而却步。但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矿区运输走到了一个拐点——其车辆驾驶主体即将由人类变为机器,这将节省大量人力资源,提高运输效率,减少安全事故。

伴随着“无人运输”的到来,司机的双手双脚即被解放,矿区运输将迎来新出路。

一般而言,矿区的作业流程涵盖勘探、采掘、运输、装卸等。从如今行业玩家的发展业务来看,“运输”环节多为矿区自动驾驶企业的发展着力点。其中,矿区无人驾驶提供商踏歌智行就是业内玩家之一。

成立于2016年的踏歌智行,主要为露天矿等封闭场景提供无人驾驶解决方案及无人驾驶运输运营服务,适配于大型矿卡与宽体自卸车等多种车型。为实现智慧矿山,踏歌智行推出了端、边、云的整体系统规划,可实现由云端调度管理、车联网通信、车载智能终端组成的整套矿山运输无人驾驶解决方案。

天眼查信息显示,踏歌智行已获得金沙江联合资本、中启资本、普丰资本、合创资本、辰韬资本等投资,并获得矿业运输运营企业宝通科技、中环协力、诺浩等战略投资。截至目前,其已完成4轮融资,其中,有两轮融资均在今年内完成。如今,踏歌智行正在准备新一轮融资。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卡车,自动驾驶矿车

余贵珍是踏歌智行的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除公司创始人身份外,他同时在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运输系教授。肩负“公司创始人”与“高校教授”双重身份的余贵珍,对于矿区无人运输他有着自己的“打法”。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卡车,自动驾驶矿车

01 两种业务模式

与自动驾驶相比,踏歌智行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余贵珍更喜欢将公司主营业务称之为“无人运输”——其本质是在露天矿区场景下将货物从A点运输至B点。

该运输任务的主要载体是宽体自卸车(简称:宽体车)和矿用卡车(简称:矿卡),前者能够承载50吨左右的货物,后者的载重量则在200吨左右。

就两种车型而言,踏歌智行一方面为其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帮助车辆实现无人化运输,另一方面搭建由智能调度、实时监控、运行仿真测试、大数据存储分析等功能组成的运营技术平台,为矿区提供云端生产作业管理和运营服务,提高运输效率、保障自动驾驶汽车运行安全。

在余贵珍看来,与矿卡2000万元的单价相比,宽体车价格较低,对高价格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承载能力有限。因此,宽体车方面,踏歌智行采用提供运营技术服务为主、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辅的策略,“前者订单占订单总数的60%,后者40%。”他介绍道。矿卡业务则相反:80%的订单由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产生,20%则来自运营技术服务。

与宽体车相比,矿卡行驶盲区大、车型大、更易发生事故,这使其对自动驾驶的需求更加迫切。“且矿卡所属者多为国企,支付能力也比较强。”余贵珍补充道。

由此,踏歌智行选择将矿卡方面的业务作为主要发力点,这同时也是公司主要营收来源。余贵珍透露,公司在矿卡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方面的业务订单额都在千万元级,甚至亿级,“如果矿卡数量在几百辆左右,单笔订单金额就可以达到5-6亿元。”

此外,借助V2X和4G/5G技术,踏歌智行还为矿区提供云端生产作业管理和运营服务,其自行搭建的云智能平台包括包含无人驾驶矿卡运营调度系统、集成监视系统、高精地图管理系统、运行仿真及测试系统、大数据存储分析系统等模块,统一调度管理自动驾驶矿卡和其他辅助作业设备,实现矿区自动驾驶车辆的高效运输和安全运行。

转载请注明:http://ye5932.cn/kuangqu/553.html

采集侠